<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optgroup id="fnj2h"></optgroup>

            <i id="fnj2h"><spa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span></i><i id="fnj2h"></i>

            <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font id="fnj2h"></font>

              <object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fnj2h"></thead>

                      <thead id="fnj2h"></thead>
                        <i id="fnj2h"><spa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span></i><object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object>
                        <delect id="fnj2h"><rp id="fnj2h"></rp></delect>

                        <thead id="fnj2h"></thead>
                        <i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i><i id="fnj2h"></i><thead id="fnj2h"></thead>

                        <object id="fnj2h"><rp id="fnj2h"></rp></object>

                        客服服務熱線:400-818-8699
                        搜索
                        熱門搜索: 養老 保障
                        知識中心
                        當前位置: 知識中心 > 保險故事

                        終有一天,我們也會老去

                        ——講述人:白洋 女士 山東省 煙臺市

                        每天下班,路過公司附近的廣場,總能看到很多白發蒼蒼的老人聚集在那里,隨著音樂的節拍旋轉、輕晃著自己的身軀,臉上掛著的笑容無聲地向周圍訴說著自己的晚年幸福。每次,我都要駐足看一會兒,看到她們的樣子,從內心感受到那份祥和與寧靜。似乎一天的疲憊隨著她們柔和、輕緩地扭動一點一點地灑落大地,然后消失。老人,經歷了一生的跌宕、滄桑,臨到人生的暮年,都應該有自己的幸福,因為這就是他們的權利!可是,所有的老人都能得到他們想要嗎?思緒在不經意間又飄回了六年前。

                        那是2006年。徐老太82歲,一個應該兒孫繞膝,頤享天年的年紀。她與我家是鄰居,看著我從小長大。我并不清楚她叫什么名字,好像在我記事起,周圍的人都叫她徐老太,或者徐大嬸。在我的印象中,徐老太是一位慈祥的、整天樂呵呵的老奶奶,愛干凈,家中的家具雖不華貴,卻一塵不染,看起來總是那么舒心。徐老太的丈夫走得早,留下了三個兒子,大的11歲,小的才4歲,還給徐老太留下年近80的、患有偏癱的婆婆!失去了家中的頂梁柱,生活的重擔并沒有壓垮這位在當時身高剛過160公分,看起來瘦小的女人。在數不清的日日夜夜,人們看到的,是徐老太的婆婆坐在自家門口悠閑地曬著太陽,兒子們健康、活潑地成長。看不到的,是徐老太多少次為了微薄的工分咬牙堅持干完自己手中的活;多少次為了讓家人多吃一點而自己餓著肚子;多少次因為自己承受了太多而以淚洗面……

                        所幸的是,時間是個好東西!它并不因為你快樂或者痛苦而停滯不前,所有的一切都會過去。在送走了自己的婆婆,坐在院子里看著最后的小兒子手拉著自己的新娘,穿著喜慶的衣服給自己磕頭的時候,人們知道,徐老太真的是老了,該享福了。我對徐老太的記憶,也是從這時開始的,那一年我6歲。

                        之后的幾年,我們搬到了樓房居住。徐老太跟我家是一個單元,而且就在我家樓下,我們仍然是鄰居。搬到樓上之后徐老太自己一個人住,節假日時候徐老太家中很是熱鬧,這也讓徐老太的嘴常常合不攏。她很愛孩子,我父母因為工作忙,徐老太自告奮勇,幾乎每天都接我放學,一直持續到我上初中。這樣的日子平淡而歡樂,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還記得高考那年,因為“非典”,我不在外面吃飯,都是回到離學校不遠的家中,可是父母因為要上班不能回家,我在徐老太家吃了整整1年的午飯!再后來,我外出上大學。大二的時候接到父母的電話,說家中樓房要拆,大家都要搬家,我的第一句話就是問:徐奶奶要搬到哪里?母親告訴我,因為徐老太的兒子們不想再要房子,打算要拆遷后的賠償款,所以徐老太每個月分上、中、下旬輪流到三個兒子家住,每家住10天。我聽了后并沒感覺有什么不妥,只是覺得以后不能常見到徐老太而悶悶不樂。當然,幾天后這些不快又隨著汗水揮灑在籃球場上了……

                        轉眼,我拿著畢業證回到了家中,父母都很開心,我也并沒有意識到發生過什么。直到我說:

                        “媽。我今天回來了,今晚叫徐奶奶一家也來咱家吃飯吧,咱們去接她”

                        “……”

                        “媽,我挺想徐奶奶的,她最近好嗎?”

                        “……”

                        “爸,我媽怎么了?”

                        “……你媽沒事,就是你徐奶奶不在了…”父親似乎并不想多說。

                        “什么?”我如五雷轟頂“怎么可能!什么時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怎么也沒人跟我說一聲?什么走的?”我腦子一片空白,口中機械地問著,可是自己到底想要知道什么答案自己卻一點也不知道...

                        “你徐奶奶就是讓她那幾個兒媳婦逼死的!”母親終于開口,卻夾雜著我從沒見過的憤怒!

                        “行了,你又沒憑沒據的,不能亂說!今天兒子回來了,咱們出去買點好吃的,慶祝慶祝”,父母出門了,只留下呆呆的、看著墻上“嘀嗒、嘀嗒”走著鐘的我。那天晚上吃了什么我不記得了,吃了多少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那晚我生平第一次失眠……

                        后來在家人和老熟人的口中知道,原來徐老太獲得賠償款后,將錢分成四份,三份分別給了三個兒子,自己留了一份養老。這本來沒什么,可是三個兒媳婦爭先恐后地要奉養徐老太。善良的徐老太見兒媳婦們如此孝順,就將自己唯一的養老的一份財產也平分給了三個兒子,可好景不長,有一天經過兒子房門,聽到媳婦對兒子說:“今天是31號,當初沒說好,只說每家住10天,這多出來的一天總是讓我們吃虧……”聯想到兒媳婦們越來越冷的臉,兒子們越來越麻木的神情,徐老太懊悔不已。又有什么辦法呢?自己沒有退休金,僅有的一點積蓄全都給了那些權且稱為親人的人。徐老太是要強的,就在一個沒人知道的時間,一時想不開縱身跳下公園的湖中。這副有著還很硬朗的身體的生命,被永遠定格在了82歲……

                        我搖了搖頭,思緒不知何時又飄了回來。廣場中的老人們仍然帶著微笑,似乎一直都沒變過。我真的很想知道:老人們,您的幸福在哪里?又是什么保障了您的幸福?靠兒女的孝順?還是靠那永遠趕不上物價上漲速度的退休金?終有一天,我們也會老去,現在的我們又該做些什么呢?

                         

                        上一篇:老板和司機的遭遇
                        下一篇:電話回訪挽救生命
                        凤凰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