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optgroup id="fnj2h"></optgroup>

            <i id="fnj2h"><spa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span></i><i id="fnj2h"></i>

            <object id="fnj2h"></object>

            <object id="fnj2h"></object>
              <font id="fnj2h"></font>

              <object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object>

                    <thead id="fnj2h"></thead>

                      <thead id="fnj2h"></thead>
                        <i id="fnj2h"><spa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span></i><object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object>
                        <delect id="fnj2h"><rp id="fnj2h"></rp></delect>

                        <thead id="fnj2h"></thead>
                        <i id="fnj2h"><option id="fnj2h"><small id="fnj2h"></small></option></i><i id="fnj2h"></i><thead id="fnj2h"></thead>

                        <object id="fnj2h"><rp id="fnj2h"></rp></object>

                        客服服務熱線:400-818-8699
                        搜索
                        熱門搜索: 養老 保障
                        知識中心
                        當前位置: 知識中心 > 保險故事

                        七月的雨

                        ——講述人:許華影女士 山東省濟南市

                        淅淅瀝瀝

                        回憶

                        我早已沒了脾氣

                        ——記

                        窗外的雨一刻也沒有停過,淅瀝瀝的下著,好像頑皮的小孩跟誰賭氣似的。老三用手指追逐著玻璃上的水珠,不時回頭看著不遠處正開心的講著電話的同事。偌大的職場里面只有他倆在這里加班,玻璃已被老三的手指畫出一條條水痕,像沙畫中的海浪。老三透過這一條條海浪將自己的思緒陷入了細雨濛濛的深處。

                        老三,我們一起去割豬草吧。順子這樣喚道。是啊,要是老天爺還是這樣一刻不停的落淚那這些畜生就沒得吃的了。老三聽到后,極不情愿的挪著步,拿了把鐮刀提上籃子,戴上斗笠就出發了。順子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孝子,從小母親去世后,就跟著父親相依為命,家里的活都是他干,順子從小學習好,但是由于家境貧困,上完初中就輟學了,跟著父親種地。順子跟老三是發小,但老三的家庭條件好,有一個姐姐嫁到了市里而且當了老師,父親又是村里的書記,老三覺得順子是善良的孩子,天天跟他玩在一起,一起上學,一起做農活。順子輟學后,老三很惋惜,想著以后長大了,一定要到城里去找個好工作,把順子也接過去。聽著雨稀里嘩啦的擊打著斗笠的聲音,二個人躺在草垛上,老三的眼神里飽含了期待和不舍,不久的將來,老三要去找姐姐,姐姐在市里給老三介紹了工作,去保險公司做業務,老三期待著,可是又舍不得一起長大的兄弟。

                        又是一年的七月時,陰雨連連。老三在姐姐的陪伴下走向了山的那一邊,這一年村子里剛剛通了電話。也許正是這樣一根線把老三的心牽出了山頭,到了那一邊。

                        大雪紛飛了,離開村子已有半年了。這一年老三沒有回村子,過年時跟順子通了電話,說自己的業務現在做得很好,半年時間就升到了主管,說等自己做得再好些,把順子也接到市里來發展,順子很開心,但他說離不開父親。夜深了,老三望著深邃的天空,他又走神了。

                        時光荏苒,五年過去了,老三時常給家里的順子通電話,得知順子通過自己的勤奮攢了幾萬塊錢,在村子里包了幾畝大棚,現在生活也過得好了,電話里老三跟順子都高興得笑著,仿佛都回到了童年。老三說,等來年春天,把他和他爹接城里來看看,順子高興地答應了。老三還介紹當地的同事為順子買了十萬保額的重大疾病和十萬保額的意外險。

                        老三始終沒有回村子去,可這一年的七月像著了魔似的,異常的炎熱。都月末了,沒有一滴水落下。老三躺在屋子里,吹著風扇半睡半醒狀。一個電話的到來讓他來了個透心涼,順子沒了。這一年的干旱,整個村子都缺水,順子走山路去取水,不幸失足掉下山去。順子走了,帶著所有的牽掛、不舍走了。

                        老三伴著順子的靈柩,只有流淚卻哭不出聲,模糊中幻想能再次聽到順子的呼喚。順子走了,順子的父親怎么辦?老人家只能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怎樣面對將來的生活,老人家已近七十,以后靠誰來養老……老三不忍心再想下去了。在老三的陪伴下,保險公司將二十萬的理賠款送到了順子爹的手里。老三望著存折上的二十萬理賠款,泣不成聲。老三獨自坐在順子的墳前,兒時的回憶歷歷在目。他后悔,后悔沒有讓順子買更多的保障,但老三又慶幸,因為順子爹有了這二十萬,或許晚年的生活不會太艱辛。老三在順子的墳前發誓,一定要把順子爹照顧好。

                        一陣急急的腳步聲讓老三回過神來,職場來了位姑娘。“老三”。哦,原來是他的女友送傘來了。走在雨中,老三回頭望了眼電話中的同事,模糊了。可能是雨中朦朧了吧,亦或許是過往的一幅幅畫面。

                        七月的雨滂沱傾盆是歲月的車轍流走了兒時的伙伴

                        七月的雨是老三的悔

                        七月的雨沒了他的魂

                         

                        上一篇:三封遺書
                        下一篇:一份八年前的禮物
                        凤凰彩票平台